看筆趣閣 > 玄幻小說 > 最強反派劍神 > 第387章 那便很好
    想是件很沒意思的事情。

    就像魚兒想飛上天,鳥兒想入海游,又或者正在耕地的農人,想要成為皇帝。

    這些都很沒有意義。

    但總有一些例外。

   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?

    所以,這世上,總不缺少朝為田舍郎,暮登天子堂的故事。

    也總有些魚,或鳥,能夠修成妖。

    正如當初無垢山莊那個甚至連修行路都沒踏上的少年,終于修成了這一身驚天動地的修為,走到了蘭陵神候的面前,拔出了劍。

    人總是想要創造奇跡,修行者的存在,便是為了打破天地規則的束縛。

    這也是天魔存在的意義。

    絢麗的劍光籠罩了整個酒樓,籠罩了江畔,自然也籠罩了蘭陵神候。

    正如之前白玉京所說,他滿腦子想的都是白玉京還有什么詭異,還有什么圈套,卻忘記了,如今的白玉京真的很強。

    所以,當那一抹絢麗的劍光籠罩而來的時候,他才真正意識到,原來……白玉京是真的想要殺他。

    最關鍵的是,他真的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。

    “嘶吼!”

    手中槍發出一聲龍吟,仿佛化為了一條紫色的巨龍,想要將白玉京吞噬下去。

    巨龍吞的掉人,可卻很難吞掉劍光。

    上萬把殘劍飛出,化為劍陣,化為劍光,籠罩了整個江畔,映照天地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看到了這絢爛的劍光。

    比如率領神庭軍正向著劍光處趕來的神子。

    比如,從江陵城中破空而起,向著江畔趕來的劍無塵與殺生一脈弟子。

    比如……墜落在酒樓廢墟之中的那一桿槍。

    但也有人看不到這劍光。

    比如,無罪之城中正在激戰的人。

    無罪之城是一個陷阱。

    極道神庭親手布置的陷阱,雖然白玉京沒有踏入這個陷阱,但一旦發動起來,同樣驚天動地。

    晉王與虞侯兩個人聯起手來,也不是林雨晴的對手。

    但既然是陷阱,出現在這里的自然不可能只有他們兩位合道強者。

    一道道身影從虛空之中走出,然后加入了圍殺之中。

    極道神庭中合道境的強者,要比想象中更多,至少,遠比無罪之城多。

    所以,即便有登天閣閣主與登天閣的弟子,甚至五惡徒奮力的廝殺,也依然還是擋不住對方的攻擊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……神主也在這里。

    當神主現身的那一刻,林雨晴便知道,今天真的陷入了必死的殺局之中。

    極道神庭幾乎傾盡所有力量,襲擊無罪之城,便是為了立威。

    這一戰,不能敗,也不會敗。

    無論白玉京在不在。

    林雨晴身上的白衣染上了許多血,有別人的,自然也有她自己的,可即便到了此刻,林雨晴也依然在笑。

    “罷手吧,你知道,我并不想殺你。”

    踏在虛空之中,遙遙看著林雨晴,神主緩緩開口道“盡管你很強,但人力終究無法勝天!”

    “人活著,總要有活著的意義。”

    看著神主,林雨晴微笑道“就像我這些年來,一直在想,你活著的意義是什么!你說,人力終究無法勝天,可你……畢竟不是天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我為什么寧可幫助天魔教,也不愿與你們三大圣地在一起嗎?因為,你們太無趣!”

    眼中透出一抹譏諷之色,林雨晴繼續說道“我喜歡天魔教,喜歡白玉京,是因為在他們身上有一股永遠不畏懼,不服輸的精神!”

    “你說人力無法勝天,但他們一直以來在做的事情,便是挑戰規則,打破規矩……就是相信,人定勝天!”

    “論實力,你已經站在了這世間的巔峰,可你卻始終不敢踏出那一步!即便是滅了天魔教,殺了白玉京,甚至打破了三大圣地的平衡,讓你一統天下……又有什么意思呢?”

    “像你這樣活著,真的是很沒意思的事情……所以,如果讓我也這樣活著,還不如死了。”

    纖細的手掌輕輕抬起,銀色的絲帶再次入手,林雨晴眼中透出一抹戰意,輕聲說道“讓我看看……天有多高!”

    話音落下的瞬間,林雨晴便悍然向著神主攻了過去。

    林雨晴當然很強,可再怎么強,也依然不是神主的對手,更何況是連番大戰之后的重傷之軀,所以這樣的攻擊,更像飛蛾撲火般的從容赴死。

    這便是她的態度。

    她想要世界看到她的態度,所以,哪怕戰死,也不會后退半步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銀色的絲帶悍然撞到了神主的身上,這仿佛能夠割裂天地的絲帶,卻依然無法割裂神主的身體。

    嘆息了一聲,神主眼中透出一抹漠然之色,一掌輕輕拍落。

    但這一掌,卻也同樣沒能落到林雨晴的身上。

    因為在這一掌落下的時候,天際中透出一道佛光。

    “阿彌陀佛!”

    一聲佛號輕輕響起,便仿佛這天地間,都充斥了佛音。

    “佛主!”

    眼中閃過一抹意外之色,神主死死盯著不遠處的虛空,便只見一朵蓮云出現在了身前。

    不需要任何的解釋,當佛主出現在這里,便足以讓神主明白對方的用意了。

    大禪寺不想見到一個強橫的天魔,也同樣不愿見到一個打破三大圣地勢力均衡,試圖一統天下的極道神庭。

    “白玉京答應了你們什么條件?”

    眼中閃過一抹精芒,神主冷冷問道。

    佛主突然出現在這里,便只能說明,他們被白玉京的條件打動了。

    “條件不重要,因果才重要。”

    大禪寺從不講利益,只談因果。

    林雨晴與大禪寺有因果,白玉京也有。

    這才是佛主愿意踏入無罪之城的,插手此事的原因。

    白玉京!

    聽到這里名字,林雨晴的眼中也同樣透出了一抹精芒!

    雖然明知道,白玉京今天出現在這里,也改變不了什么結果,但白玉京沒有來,她終究還是有些失望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剛剛她以為,已經必死的時候。

    怨恨談不上,但卻總有幾分失望與遺憾。

    可這一刻,聽到神主與佛主的話,卻讓林雨晴沒有了這種遺憾與失望。

    盡管白玉京沒有說,可他終究還是做了很多事的。

    那便很好。
黑龙江省20选五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