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筆趣閣 > 女生頻道 > 魔君從良以后 > 第三百一十六章 被迫收徒
    “嗷~”

    “唧唧~”

    “咕咕咕~”

    待客樓外快速閃過三道身影,正是狐鼠大戰的梁庚學和一毛,以及勸架不休的花姐。

    千玥面色一僵,微微有些發燙,正要說上兩句場面話,卻聽秦箏輕輕一笑。

    “小友的狐貍可真是心境沉穩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還行吧。”雖說是神志不清,但到底也沒有成日哭鬧亦或一蹶不振啊,心態還算是好的。

    “小友打算何時送他入狐貍谷?”

    “一年后吧。”

    秦箏一頓,面帶疑惑道,“此狐出自王族?”

    這回輪到千玥納悶,“并非……前輩這是何意?”

    “啊,原來如此。”秦箏淺淺一笑,了悟道,“看來二位并不知曉狐貍谷的規矩。”

    千玥不置可否地挑了挑眉,“愿聞其詳。”

    得知狐貍谷的存在,還是托秦箏的福,個中詳情確實也沒有找到更合適的人去打聽。

    “自從現任青丘國主繼位后,便赦令唯王氏宗親和仙狐以上血脈方可入狐貍谷中修煉。所謂仙狐,除卻天生仙骨的狐族外,唯有靈界方存。所以,此道赦令也就等同于,萬妖界的狐族僅有王族可入谷中修煉。若是尋常狐貍想要入內,或者攀附王族宗親,或者通過百年一度的開云試。”

    “開云試?”千玥急切問道,“可是小狐貍們通過試煉后,獲得入谷名額的比試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開云試都考什么?參加比試有什么條件嗎?”

    “天下狐族皆可參加開云試。”秦箏解釋道,“主要考察修為、靈智和天賦。”

    千玥為難地磨了磨牙,小青狐的靈智等同于三歲小兒,搶食倒是挺厲害,修為天賦那是完全沒有,如何能夠參加開云試?

    可若是不參加,又要到哪里去尋更合適的機緣?

    罷了,看來明天開始不能再讓小青狐渾渾噩噩度日,需得拘起來好好教導才行!

    默默打定主意后,千玥問出關鍵所在,“請問下一次開云試,是什么時候?”

    秦箏放下茶盞,袖子掃開,置于雙膝,笑得眉眼溫和,“百年之后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小友不知道嗎?這一次的開云試剛剛結束,就在五日前,我剛從青丘觀戰回來的。”

    去你大爺的!!什么鬼啊?

    千玥覺得秦箏是故意的,他一定是故意的!

    裴卓明白這件事對千玥而言有多重要,當即不爽,“前輩今日前來,難不成就是特意來告知此事的?”

    這家伙不提前告訴他們也就算了,畢竟大家交情沒有這么深。可偏偏挑在開云試結束之后,專程上門來挑撥心情,實在是太過分了!

    秦箏連忙解釋道,“兩位小友誤會了,我并沒有惡意。之前問千玥小友準備何時前往青丘,也只以為小狐貍有王族的血脈罷了。”

    王族血脈,是光靠想象就能有的嗎?

    二人自然不信,若非對方是元嬰修士,當即就要趕人了。

    “況且即便他并非王族宗親,以那點微薄的靈力也壓根通不過開云試,這說與不說又有何意呢?”

    千玥憋著一口悶氣,道理是這個道理,但她就是不爽。

    秦箏又道,“其實兩位若真想送狐貍入谷,在下這里倒還有一個法子。”

    二人精神一振,隨即暗暗警惕起來,這家伙想干嘛?

    “還請前輩指點。”千玥正色道。

    “狐貍谷位于八方澤,非神獸之力不可開,終年被云霧遮掩。世人只知谷中通道,唯有國主方能打開,卻不曉得狐貍谷毗鄰孤韌崖,可由崖頂進入谷中。”

    “孤韌崖?”新來萬妖界不久的二人表示從未聽聞。

    秦箏微微一笑,“看來兩位對萬妖界的了解還是少了些,書齋有售《萬妖志異》,你們可以去買來看看。”

    千玥目光平靜地看向裴卓……

    “你不是在怪我買漏了吧?”裴卓驚呼,“我是按照寶雞鎮書齋老板推薦著買的!”

    “寶雞鎮只是小鎮而已,很多經典書籍不一定有售。”秦箏適時道。

    千玥默默地收回目光,決定一會兒出門去趟書齋,這種一聽三不知的感覺太不好了。

    “孤韌崖實則是孤斷峰的一部分,位于青丘,神秘古怪。據青丘妖修而言,只要靠近那座山峰,就會不自覺地迷路,傳說孤斷峰附近不容任何活物生存。”

    “迷途生殺陣?”千玥下意識地問道。

    “不錯。”秦箏詫異她竟然知曉,繼續道,“正是迷途生殺陣,孤斷峰方圓百里都設有此陣,無論人或妖都無法入內,故此成為青丘一大險地。”

    “前輩的意思是,從孤韌崖進入狐貍谷?”

    不是千玥謙虛,而是她的陣法造詣,根本進不了孤斷峰。

    雖說妖修不擅陣法,可有些妖族的天賦技能便是啃噬禁制,既然孤斷峰從未有修士能入內,足以說明此陣不俗。

    即便是兔妖小巴的空間天賦,也不一定能在殺陣中打開入內的通道,更別提她一個陣法平平的家伙。

    秦箏笑了笑,眼中精光一閃而逝,“不巧,在下與孤斷峰峰主恰好有幾分交情。”

    “當真?”千玥追問道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前輩有何要求?”

    “開門見山地說吧,我想讓小友收一人為徒。”秦箏正色道。

    千玥一怔,“收徒?”

    這可是她兩輩子都不敢有的想法!

    畢竟師徒之間牽扯太多,她從不喜被人拘束,若是有個黏黏糊糊的小徒弟,想想都可怕。

    而且,養徒弟什么的肯定很麻煩吧……

    她不甘心地問了一句,“有沒有別的選擇?”

    秦箏暗暗好笑,自然是有的,只是怕現在提出來,你會嚇得不能自處。

    “沒有。”

    裴卓倒是一副可有可無的閑適模樣,淡淡地看著千玥。

    她眉頭緊皺,神識透出待客樓,掃過靈田邊上沾著一身泥的小青狐,悠悠地嘆了口氣,“好吧,不過我要先看看那人。”

    “理應如此。”秦箏愉悅地笑道,“小友放心,此子脾性乖巧,為人正氣,必不會叫你為難。”

    千玥轉了轉手中的杯子,又道,“還有一點,我不會給他師徒名分,但是必會用心教導他。如此,我們之間的交易也可以成立。”

    秦箏皺眉沉思一會兒,“好!”

    。
黑龙江省20选五开奖结果